龙仁新闻网 > 综合 > 重温毛泽东战略思想

栏目热门

整站热门

重温毛泽东战略思想

发布于: 2019-11-01 18:43:49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9月30日上午,习近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来到毛主席纪念堂,向毛泽东同志的画像鞠躬三次,并悼念他的遗体。随着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临近,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应该追随缅甸革命的先辈,重温毛泽东思想,在艰苦辉煌的革命道路上汲取前进的力量。Observer.com摘录了张文木新修订的《重温毛泽东战略思想》的第一部分。140,000字的全文将在《观察家》栏目中一个接一个地连载。请注意。】

10月1日,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的大会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图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伟大建国”广场

(张文木,温家宝总理的专栏作家)

历史事件离我们越远,它们的性质就越清晰。1936年,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粉碎了对国民党军队的包围、追击和拦截,越过了人迹罕至的雪山草原,克服了重重困难和障碍,成功地完成了战略转移,使当时危机中的中国革命走向和平。然而,后来的历史证明,长征的意义远远超出了长征本身。它深刻影响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进程,指引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方向。

困难是政党前进的最稳定和最可靠的阶梯。真理往往是在克服困难的过程中发现的。困难是寻找真理的加速器。困难越大,人们就越接近真理。艰苦的长征使中国共产党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接近、检验和接受真理。

毛泽东的战略思想是毛泽东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不是来自学习,而是来自中国共产党解决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实践。面对生与死,人们最有可能摆脱不切实际的哲学思考。1927年,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失败,中国共产党召开了“八·七”会议。毛泽东提出了“政治权力来自枪支”的结论,[1。他说:“革命不是晚宴,不是文章,不是绘画和刺绣。它不可能如此优雅、如此悠闲、温柔、如此温柔、谦恭和节俭。革命是一场暴乱,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力行动。”[2]你为什么说这么多“那个”?因为革命的真相不是陈独秀说的和做的。会议作出了进行土地革命和武装斗争的决定,促使人们接受这一符合中国革命实际的决定的直接因素是从1927年的血库中吸取和发现的经验。

秋收起义的木制描述(照片来源:互联网)

秋收起义期间,毛泽东率军上山,开辟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1965年,毛泽东在回井冈山的路上告诉同志们:“战争期间,检查路线是否正确更容易。王明说,他的路线是正确的,整个根据地都被破坏了。”张郭涛说他的路线是正确的。80,000人两次穿越草原,这支庞大的队伍被打得粉碎。在和平时期,检验路线的正确性要困难得多。“[3]在和平时期要找到真相并不容易。因为没有残酷的环境,所以检验真理的速度较慢,相反,在战争期间更容易找到真理。残酷的战斗环境就像一台高速离心机,它会迅速抛弃错误的想法和概念,而不会跨越过去,保留正确的东西。

真相最终往往会被鲜血冲刷掉,而不仅仅是从研究中读到的。

共产党从城市迁到农村,建立了根据地。环境稍微好一点,理想主义又回来了。这次不是来自北京大学的陈独秀,而是来自莫斯科的年轻人王明。王明直接从莫斯科带来共产国际思想,这也是一种外国思想。一个接一个的理论,还带来了一个军事“权威”奥托·布劳恩,别名李德,人家想把[正式化,说毛泽东太土气,太不拘小节了。同样,即使按照目前的干部标准,毛泽东也达不到这个标准:没有博士生导师,没有学科费,没有著名大学的学位,没有海外经验,也不够。王明来自莫斯科大学,受到斯大林的赞赏。当时没有,即使按照今天的干部考核标准,他也是在虚张声势。

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在莫斯科。王明在第一排的右边。

欧洲地形图

李德把欧洲平原的作战策略转移到了中国西南的山区。欧洲的战斗方式是基于他们的平原地形。看这张照片。这是欧洲的大平原,俄罗斯基本上在平原上作战。王明和李德从苏联来到中国的苏区,并将欧洲平原的战术转移到西南山区。来自欧洲的李德准备在高山上进行决定性的战斗。这座山最初是一个天然的避难所。他不需要它。他想让红军建造堡垒和碉堡来与蒋介石[作战。蒋介石不怕他的作风。他的将军们更多地了解欧洲的游戏风格。他们真的很像李德。它们是半斤半斤。平原上的决定性战役是欧洲风格的游戏。谁赢了这场战斗,谁就在打阵地战。但是在山里,山是非常好的掩体和掩体。你为人们建造什么样的掩体?你说傻不傻。当大部队进入山区时,山区就像一簇簇刀片,将整体战斗力切成碎片。这使得山区成为“如果你能赢就战斗,如果你赢不了就战斗”的游击天堂[6。山地战士受到山脉的保护。李德不想要这些东西。他想平整山里的地面,找到平整的地面,然后战斗。奇怪的是他是不败的。你说他不听,为什么?王明是被斯大林单独召见的[,不管他是“自由主义者”还是“教授”。后来张郭涛更厉害了。他见过列宁·[,是中国共产党高级干部中唯一见过列宁·[的人。这些人的品牌很难,但是他们不能在战争中使用。长征胜利是绝对的原则。它是骡子还是马。拔出来跑。第三和第四次反“围剿”失败后,又发生了一场湘江战役。我们中央红军出去的时候,有八万多人,回来的时候,还有三万多人,也就是说,三个人中有一个失去了理智。你现在相信谁?你还能要求王明做什么?当然不会,一切都会重新开始。

生死之地有真理。面对生与死,人们最有可能摆脱不切实际的哲学思考。中国共产党在多次吸取湘江战争失败的惨痛教训后,逐渐摆脱了对共产国际外国教条的迷信,从中国自身寻求力量,实现了毛泽东同志的正确思想。

1964年3月24日,毛泽东和薄一波等同志谈到《毛泽东选集》时,说:“这是一部血书。”[10]血的作品也是血泊中发现的真理。最残酷的革命实践使中国共产党能够尽快接近并找到真相。

我们党正是通过长征确立了毛泽东在党内的领导地位和毛泽东思想的指导地位。但是,确切地说,在遵义会议上,党只发现了毛泽东同志的正确思想,但是毛泽东同志的正确思想和毛泽东思想有一定的区别。前者是一种具有个人特色的思想,为一些同志所认识;后者是一种具有纲领意义的思想,为全党所认识,为全党所指引。

这是历史的辩证法。即使遵义会议选择了毛泽东同志,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毛泽东同志的路线和原则仍然需要用新的实践来重新检验,这是符合毛泽东思想的安全方法。最后,长征的胜利帮助中国共产党在最残酷的环境中筛选出王明、张郭涛等各种思想,确定了指导中国革命的正确思想——毛泽东思想。

湘江失败后,为了纠正“左”倾领导人在军事指挥上的错误,中共中央政治局在贵州遵义召开会议,解除了博古和李德的最高军事指挥权。会议事实上证实了毛泽东的军事领导地位。但是,要实现毛泽东同志的正确思想,还远远没有得到全党一致认可的毛泽东思想。然而,快速拉近和消除这种认知距离的最强有力的练习是长征。

长征开始时,有各种各样的想法。王明和李德虽然失去了领导地位,但他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仍然在等待新领导班子的结果,特别是毛泽东同志的实践。1935年5月25日,中央红军强行渡过大渡河,占领泸定桥,解放了蒋介石的包围圈,避免了太平天国歼灭史大凯的危险——这证明了王明、李德路线的错误和毛泽东路线的正确性。

反映湘江战役的油画(照片来源:互联网)

1935年6月中旬,中央红军越过金笳山,与四川第四集团军会师。当时,中共中央内部对长征路线有分歧。它主要表现在南北两大方向,具体来说就是三个方向,一个是川南到川北,这是张郭涛的提议,当时张郭涛在党内仍然有较高的地位和较强的力量,他的认知观念仍然有很大的影响。二是北上陕西和甘肃,这是毛泽东的提议。另一个是张郭涛作为妥协进入新疆北部的计划。长征应该去川康、陕北还是西北?”张郭涛认为自己有很多枪,并夸大了自己的野心。他公开与党争权力,并试图将党中央向南推进。为了中国革命的成功发展,党中央毅然率领红军主力单独北上,并于1935年10月成功到达陕北。”[[十一]北上陕甘路线使中国革命取得了巨大成功,而张郭涛路线又一次给中国革命带来了惨痛的损失。历史终于证明了毛泽东同志的路线是正确的。

红军到达陕北后,特别是“十二五”事变形成国共合作后,中国共产党迅速成长,成为中国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延安整风期间,全党充分认识到毛泽东同志思想对中国革命的重要意义。在此基础上,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确立了毛泽东思想为全党的指导思想。另一方面,如果没有长征和旅途中经历的生死考验,很难想象这些共识的形成。

不言而喻,长征加速了毛泽东思想成为中国共产党的指导思想。1941年10月22日,陈云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说:“遵义会议前后,我的理解有一个过程。会前,我不知道毛主席和博古的区别是原则问题。我只是觉得毛泽东有更多的经验。遵义会议后,我开始知道毛主席知道军事。直到红军向南渡过乌江后,它才钦佩毛泽东的军事天才。在到达莫斯科并回到中国直到十二月的会议之后,我对毛泽东在独立和徐州战役问题上有了更多的了解,并意识到他是中国革命的旗帜。”[[12]1942年6月30日,刘少奇在中共中央山东省委“七一”干部会议上说:“党已经有了经过长期训练的坚强干部,也有了正确的政治路线,也有了精通马克思列宁主义和中国实际情况的党的领导人毛泽东同志,并得到了每个党员的支持。”[13]同年7月1日,张闻天在陕北和晋西北农村调查组的党的生日聚会上说:“中国革命在过去21年中最大的收获和成就之一是形成了一个久经考验和英明的党的领导人毛泽东同志。”[14]1943年,周恩来在政治局会议上更明确地说:

由于毛泽东同志的领导和指示,我们党在过去三年里,在许多紧急场合和许多重要问题上没有迷失方向。

没有什么比过去三年事件的发展更清楚了。过去反对或怀疑毛泽东同志的领导和意见的人,现在都证明是完全错误的。

我们党的二十二年历史证明,毛泽东同志的意见贯穿了全党的历史时期,发展成为中国特色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即中国共产主义路线。

毛泽东同志的方向就是中国共产党的方向!

毛泽东同志的路线是中国布尔什维克的路线![15]

邓小平同志说:“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新中国。这一点也不夸张”。“没有毛泽东思想,就没有今天的中国共产党。这并不夸张。”[16]没有毛泽东和毛泽东的思想,“至少我们中国人将不得不在黑暗中摸索更长的时间”[17。

真理是在血泊中发现的。中央红军长征时,还有八万多人,到达陕北时,只有八千人。残酷的斗争环境不仅是对全党和整个红军的生死考验,也是对各种思想正确性的快速考验。人少了,但他们的思想是统一的。每个人都团结在毛泽东思想的旗帜下,这正确地体现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与中国革命实际的结合。自从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选择了毛泽东思想,中国革命就开始相对顺利地跨越激流,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

实事求是、群众路线和独立自主是毛泽东思想形成的重要方面,也是贯穿中国共产党党性修养的基本原则。长征也是对共产党员党性的考验。

毛泽东同志说:“我们应该相信群众和党。这是两个基本原则。如果我们怀疑这两个原则,什么也做不了。”[18]毛泽东同志树立了榜样。无论党内同志是否承认或误解,无论党的路线是正确的还是暂时错误的,无论革命形势是高是低,毛泽东作为一名党员,始终坚持党性原则,始终与党同在,不会离开党。他把个人荣辱与全党的事业结合起来,服从组织,少数服从多数。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从中国人民解放事业的全局出发,当每个人都没有认识到真理的时候,毛泽东同志耐心地等待着党的大多数同志随着实践的发展逐步认识到真理。1964年4月21日,毛泽东告诉他周围的同志:“记住不要相信,如果领导人下台,这个党就会垮台。聚会总是一分为二。”[19]毛泽东认为,只要符合历史唯物主义的一般原则,困难、低潮甚至错误的认识都只是暂时的,正确的思想和做法最终会得到历史的承认。

从某种意义上说,独立是辩证唯物主义的体现,依靠人民是历史唯物主义的体现。没有历史唯物主义,只有辩证法才会变成机会主义和聚光灯——它们本质上仍然是个人主义。机会主义和聚光灯是社会主义事业的敌人。今天,对我们个人来说,也要学习毛泽东同志的党性,树立大局意识,保持同党的组织和事业高度一致,相信群众,相信党,善于团结党内外更多的人,战胜一切困难,勇往直前。

张文木先生在毛主席故居前的照片

长征的胜利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和中国革命现实相结合的结果。也是长征使中国共产党迅速放弃照搬外国学说,实事求是,独立自主,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确立自己的路线、方针和政策,最终把中国革命引向成功的道路。

长征对今天有两个特别重要的启示:一是实事求是,独立自主;二是走群众路线,依靠人民。

实事求是、独立自主是中国自己的道路。国际歌曲中有一句话:“从来没有救世主或不朽的皇帝。”长征的历史告诉我们,如果我们坚持实事求是,我们必须独立才能胜利。

1958年4月2日,当毛泽东在武昌东湖会见外国朋友时,他说:“一个国家总是有自己的特点。不适合这一特点的东西是行不通的。”[20]李德不了解中国国情,照搬外国经验,拒绝毛泽东的战略战术。他要求红军“正常化”,打阵地战,这导致了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和根据地的丧失。红军被迫开始长征。遵义会议前夕,中国共产党和共产国际无法与[取得联系。他们既不能向共产国际请示,也不能得到共产国际的支持。正是这种“断乳”的中断,迫使中国共产党人学会实事求是,把马克思列宁主义同中国革命的实践相结合,独立自主地走自己的道路,独立制定党的路线、方针和政策,在这种实践中形成实事求是、群众路线和独立自主的原则,这对于中国共产党今后的发展具有重大意义,贯穿于党的工作的全过程。正是这些原则使中国共产党赢得了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今天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给中国改革开放带来了巨大成就,也是以实事求是、群众路线和独立自主为基础的,这是毛泽东思想的三个基本方面。加速实践这些思想原则在中国共产党内得到广泛承认的根源是长征。后来毛泽东回忆道:“对独立的真正理解始于遵义会议,那次会议批评了教条主义。”[22]

要实际和现实,一个人必须是独立的。为了独立,一个人必须依靠自己的人民。这是三个不可分割的逻辑体系,也是唯物史观的基本要求。毛泽东说:“群众是真正的英雄。”[23]一个政党的命运取决于人民的反对。一支军队的成败取决于它为谁而战。蒋介石剥夺了人民的生产资料,使他们沦为难民,从而获得买办利润和少数买办阶级的支持。中国共产党通过革命使农民获得土地,工人获得工厂,人民获得生产资料,这反过来又使流离失所者变成了人民,从而获得了最广大人民的支持。难民冲走了蒋介石的国民党政权,而人民成为坚定支持共产党的阶级基础。在人民的支持下,中国共产党有着取之不尽的动力,这在解放战争中表现得最为明显。蒋介石依靠“红包”来帮助他的年轻人,而我们的共产党则面对积极参军参战的人民。在扬子江以南的路上,人们终于用美国的手推车推翻了蒋家和王朝,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

“革命不是一场晚宴,也不是一篇论文,”发展不能仅仅是一场晚宴和一篇论文。在今天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基础上保持党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没有这种联系,人民就会沦为难民,动摇政权的基础,这仍然是一个长期存在的永恒话题。不要忘记你的首创精神,不要忘记它的根源,它将永远扎根于人民,并依靠人民。为了人民,我们的党可以坚如磐石。这是长征胜利留给我们的重要经验。

如果说十月革命给中国带来了马克思主义,那就是红军长征给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带来了毛泽东思想。从那时起,中国共产党就被赋予了带领中国从胜利走向胜利的法宝——这也是我们不能离开今天改革开放的法宝。从这个意义上说,长征意义深远,在今天的改革开放中,中国人民应该永远铭记。

注意:

[[1]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辑:《毛泽东年表(1893-1949)》第1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第206页。

[2]毛泽东:《湖南农民运动调查报告》,载《毛泽东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第17页。

[3]马时祥著:《序曲:1965年毛泽东回到井冈山》,当代中国出版社,2006年,第172页。

[[4]1933年底,李德(奥托·布劳恩)来到江西瑞金,把工作分成“组织军事战略、战役战术领导、训练和部队后勤”李德在回忆录中说:“刘伯承制定了三种类型的正规军建设计划。经过我的评估,这个计划被革命军事委员会批准了。在组织制度上,这个计划基本上符合苏联红军的组织制度,但是在人员方面,也就是说,人员的数量,特别是武器装备方面,肯定比苏联红军少得多。”[·德]奥托·布劳恩:《中国纪事》,东方出版社,2004年,第46、51页。

[[5]1934年4月,李德发表了《革命战争的迫切问题》,系统地提出了在苏区要贯彻的军事思想和作战原则。他认为:“应该在敌人的主要进攻方向建立防御体系,直接保卫苏区。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必须用最少的人力和武器(包括弹药)来限制敌人最大的力量。分散的堡垒或坚固的阵地(堡垒)应建立在重要的战略位置,以抵御敌人的轰炸和炮火。只有灵活的防御战才能在山区进行。无论形势如何,我们都必须永远记住我军的特点,特别是红军的英勇战斗能力。每次防御时,应组织主动防御,堡垒区应配备一定的人力和炮兵。”[·德]奥托·布劳恩:《中国纪事》,东方出版社,2004年,第365页。

[6]毛泽东:《中国革命战争中的战略问题》,《毛泽东选集》1991年版,第1卷,第230页。

[7]1937年11月14日,王明在康生的陪同下离开莫斯科回国。三天前,斯大林于11月11日召见了王明。同一天,斯大林办公室的客人登记簿上记录了:1 .迪米特洛夫同志(迪米特洛夫)16: 10进入,18: 05离开;2.王明同志16点10分进来,16点50分离开。3.王明同志17点15分进来,18点离开。4.康生同志17点15分进来,18点离开。5.沙平同志(王稼祥)17: 15进入,18: 00离开。我们看到,从1937年11月11日16: 10到16: 50,季米特洛夫把王明带到斯大林办公室,接受斯大林的特别传唤近40分钟后,斯大林在王明回到中国后对他的工作给予了特别指示。17:15-18:00,王明和康生、王稼祥再次进入斯大林办公室,被斯大林召见。这表明,虽然他知道自己有不成熟的问题,如“Xi事变”中王明“打电报让他们枪毙蒋介石”的方法,但总的来说,斯大林仍然把王明培养成未来的中国共产党高级干部。详见《苏联历史档案选编》第14卷,中国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1年,第454-455页。[保]季米特洛夫,马锡普等译:《季米特洛夫日记选》,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年,第50页。

[[8]1921年底至1922年初,张郭涛代表中国共产党赴莫斯科出席远东劳动人民代表大会,受到列宁的接见。关于这次采访的详细描述,请参阅张郭涛:《我的记忆》(一),东方出版社,2004年,第184-186页。

[9]“我是中共中央唯一见过列宁的人。我认为他是俄罗斯革命的象征,也是一个纯粹的领袖。”张郭涛:《我的记忆》(一),东方出版社,2004年,第186页。

[10]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辑:《毛泽东年表(1949-1976)》第5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第329页。

[11]高东璐:《红军长征在中国革命史上有着不可动摇的历史地位》,见《求是》,2016年第15期。

[12]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陈云年表》(第1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00年,第330-331页。

[13][主编,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刘少奇纪事报》(第1卷),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第401页。

[14]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张闻天文集:《张闻天年表》(第二卷),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第682页。

[15][《中共中央编辑委员会:周恩来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80年,第138页。

[16]邓小平:《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向前》,《邓小平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第148-149页。

[17]邓小平:《对意大利记者奥丽安娜·法拉奇问题的回答》,《邓小平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345页。

[18]毛泽东:《论农业合作问题》,载于《毛泽东选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1977年版,第173页。

[19]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辑:《毛泽东年表(1949-1976)》第5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第491页。

[20]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辑:《毛泽东年表(1949-1976)》第3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第247页;参见同一本书的第332页。

[[21]一九三四年下半年,“上海中央局和广播电台都被国民党秘密警察查封了。这样,我们与共产国际代表团和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的联系就完全中断了。由此造成的中央政府与外部世界的完全隔离对局势的未来发展产生了不可估量的影响,这种影响一直持续到1936年,当时正在筹备和召开第七届共产国际世界大会。”[·德]奥托·布劳恩:《中国纪事》,东方出版社,2004年,第107页。

[22]毛泽东:《革命和建设依靠我们自己》(1963年9月3日),毛泽东文集,第8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第339页。

[23]毛泽东:《农村调查序跋》,《毛泽东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三方190页。

大发88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