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仁新闻网 > 综合 > 辜鸿铭:中日敌对,是同胞兄弟因为争夺父母遗产而产生的争吵?

栏目热门

整站热门

辜鸿铭:中日敌对,是同胞兄弟因为争夺父母遗产而产生的争吵?

发布于: 2019-11-23 17:31:41

作者:百事粉丝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编造各种理论来侵略中国,并为占领中国制造各种借口。日本对“同一文化”和“相互支持”说了什么“大东亚共同繁荣圈”和“大东亚亚文化建设”。

日本有一场“Ku洪明热”。Ku洪明在日本讲学期间的一些言论已经成为日本帝国主义所谓“大东亚文化建设”的“有力依据”。1941年,辜鸿铭的著作《春秋》被翻译成日文出版。文学博士山口博士(Dr. Yamaguchi)经常在为日本翻译《春秋》而写的序言中声称,“既然第二次欧洲战争和东亚事变同时爆发,这本书的重大意义是可以理解的。”“所有关心建设一个新东亚想法的先生们一定都希望身边有这样一本书。

Ku洪明到底说了什么让日本军国主义者对他感兴趣?

“日本朋友经常问我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中日人民之间有如此强烈的敌意?我回答说:“这是一对兄弟,他们为父母的遗产而激烈争吵。“也就是说,这种争吵只属于兄弟之间的共同事物,不像其他人。中国人和日本人之间的对抗和以前法国人和英国人之间的对抗是一样的。英法之间的对立主要是因为英国人认为自己远远优于法国人。”

这是辜鸿铭在日本的一次演讲中所说的。他把中日对抗描述为兄弟般的斗争,这真的很愚蠢。对中国的侵略和对中国的占领把中国人变成了被征服的民族。这是兄弟般的斗争吗?

Ku洪明一直喜欢日本,反对日本的约会。在《易慧·顾洪明先生》中,洪志说,“五四运动期间,顾洪志扎着辫子,高声向热血沸腾的学生解释日本不是正确的约会对象,东方国家很重要,需要日中支持。然而,当时的人们把他视为儒家思想。”

辜鸿铭是民国初年一个著名的文化怪人。据说他精通九种语言,并且是来自13个国家的医生。他出生在东南亚,在西方学习,在东方结婚,在北洋服役,是华侨的混血儿。突然间,他完全被中国文化所说服。“许多人嘲笑我对清朝的迷恋和忠诚,但我对清朝的忠诚不仅仅是对皇室的忠诚,而是对中国的教会和国家的忠诚,也就是对中国文明的忠诚。”

辜鸿铭迷恋孔孟儒家文化。他与新文化运动步调不一,与潮流背道而驰。他高调宣布,“有数亿人对物质文明的破产感到担忧,并大声呼救,等待我们把他们拉出来。”

辜鸿铭是保皇派,忠于清朝,歌颂满族人民。“我今天叫满族人,也就是说,我是中国贵族。满族人也像建立在武术基础上的英格兰北部部落。到目前为止,他们仍然被称为正直。我真是一个可怜的汉族人。即使我们看看近年来学习过西方语言的学生,我们也能看到一点。”,赞扬慈禧太后,“三十多年来,盛德崇拜的作品无法形容”,“其美德足以感动,其明足以认识人”。她有“她是多么聪明,多么心胸开阔!”我使用它的方式是多么的有辨别力和老练!这是多么特别啊!"(尊敬国王:中国人民对王太后陛下及其政府的真实感情声明)

辜鸿铭对传统文化的痴迷有点让人着迷。他喜欢并沉溺于缠足、长袍、马甲、辫子、纳妾和其他陈规陋习。他甚至有点反常。他闻起来有小脚的味道,感觉比抽大烟更舒服。

五四新文化运动期间,民主与科学的口号如火如荼。像辜鸿铭这样的满族老人没有发言权。然而,Ku洪明在西方影响很大。西方曾经说过,“你可以不看紫禁城就去中国,你不能不看Ku洪明就去”。Ku洪明教授孔子给日本首相伊藤博文,并与列夫托尔斯泰交换信件。他被印度圣雄甘地誉为“最杰出的中国人”。加上他亲日的态度,日本邀请他讲课。

1924年10月,辜鸿铭应大东文化协会邀请来到日本讲学。他开始在东京、京都、大阪、神户、滨松等地的英语旅游中讲授中国文化。辜鸿铭被日本迷住了。日本有一个皇帝,难道不仅仅是“尊重国王”吗?日本有武士道精神,日本有儒家的忠诚和孝道。在日本,他把世界从东方文化中拯救出来的梦想得以实现。

辜鸿铭反对日本防卫日本。他不仅把中日政治军事对抗视为“一对为父母遗产而争吵的兄弟”,而且“李鸿章的愚蠢和固执导致了两次对外战争”。对此,“李鸿章等人负有直接责任”。这场战争的责任在于李鸿章,因此日本帝国主义者的罪责被轻描淡写。这简直是对历史的亵渎,是对中国人民的侮辱。

Ku洪明认为日本人是真正的中国人。“事实上,我已经有好几天不是真正的日本人了。应该说,日本人才是真正的中国人,相当于唐朝的中国人。那个时代的中国精神在今天的日本得以保持,但其中大部分已经在中国消失了。”

“简而言之,现在只有日本真正掌握了中华文明的精髓。现在的中国,真正的汉唐文明已经被元朝和后来的游牧民族所蹂躏和摧毁。”

“为什么当西方国家入侵时,中国人甚至失去了一点应对能力?这是因为在所谓的中华民国的当代中国,中华文明中的“忠国”观念在中国知识分子中只留下“忠”和“孝”,没有实际意义,令人生厌。日本的情况并非如此,那里受过教育的阶层(所谓的“知识分子”)真正吸收和保留了中华文明的精神,即“尊重国王,击退野蛮人”。"

Ku·洪明把中华文明复兴的希望寄托在日本人身上。“自元朝以来,由于中华文明的精神,中国已经完全不复存在。为了保护这一文明,日本必须把复兴真正的中华文明视为义不容辞的责任。也就是说,日本的神圣使命是为东方所有人民带来中华文明的真正复兴。”(中华文明和日本的复兴)

辜鸿铭对日本的“神圣使命”和“义不容辞的责任”,总是怀着对中国的巨大野心准备入侵中国,难免有点天真和困惑。

辜鸿铭希望日本复兴传统东方文明,进一步拯救中国,但这只是痴心妄想。“如果日本只是用现代西方文明的利器来维护自己的民族精神和从中国继承的民族精神,它就不会西化日本,也不会阻止中国西化,最终通过日本的努力把明治维新前保存在日本的纯粹古代中国文明带回今天的中国。这也是历史赋予日本的伟大使命。”

辜鸿铭高估了中国文化对日本的塑造作用。日本对中国文化有选择性。日本是一个典型的机会主义国家和实用主义者。在古代,中国是老师,在现代,欧洲是老师,在现代,美国是老师。强者向他人学习。辜鸿铭看到一点汉唐遗留下来的东西非常兴奋。事实上,这一切都是肤浅的。中国文化的精髓根本没有学到。日本是日本,不是另一个小中国。

日本的文化核心是所谓的“大同之魂”。过去,“和谐魂汉材料”是今天的“和谐魂异物”。唯一不变的是“伟大和谐的灵魂”。儒家思想不是日本文化的支柱或核心。

辜鸿铭想用儒家道德文化拯救世界。他认为日本在真正的儒家文明中是真实的,并希望日本能够复兴中华文明。他真的有点着魔和痴迷。他做梦也没想到他的话会被日本军国主义者利用。你不是Ku洪明要求日本拯救中国,承担东方文明的责任吗?因此,日本主张侵略不是侵略,而是同一文化、同一物种的相互支持,是大东亚的共同繁荣。辜鸿铭的《春秋》一年出版五次,他在日本的演讲成为辜鸿铭散文的扩大出版。

Ku洪明被日本的外表所欺骗。他从未想到日本,他心目中真正的儒家文明,是对中国危害最大的国家,更不用说复兴了。

山西11选5开奖结果 pk拾app 三分快三官网 1分钟极速赛车 一定牛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