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仁新闻网 > 科技 > 从一年吞吐万余箱到年集装箱吞吐量全球第一!上海港是这样屡创辉

栏目热门

整站热门

从一年吞吐万余箱到年集装箱吞吐量全球第一!上海港是这样屡创辉

发布于: 2019-11-30 19:52:45

在历史上,一组惊人的数字:

1978年,上海港吞吐量仅为7954.8万吨。同年9月,萍乡市装载了162个集装箱,开始了从军用公路码头到澳大利亚悉尼港和墨尔本港的首次航行,开辟了中国第一条国际集装箱班轮航线。当年上海港集装箱吞吐量为7951标准箱。第二年,只有13775个标准箱。

那时,改革开放的号角刚刚吹响,对商品的需求正在增加。然而,航道通行能力和码头装卸能力不足,压船压货现象突出。毛伯科回忆说,最坏的情况是,200多艘等待装卸的货船在长江口锚地排起了长队。晚上,河水灯火通明,就像一座从不睡在水里的城市。船舶等泊位已成为上海港的一个主要问题。

20世纪80年代初,上海积极应对,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从日本和德国进口现代机械设备;部署军队和学校的人力支持码头;加快卡车陆路运输;请店主更快地提货。

当时,上海在紧急情况下颁布了第一部《口岸通关条例》,明确规定了提货期限,超过期限的货物将被迫离开香港根据毛伯克的分析,这些措施缓解了码头货物的压力,但毕竟只是暂时的解决办法,而不是永久的。“尽快探索新的港口地区已经成为当务之急。金山嘴、宝山罗京和浦东外高桥都是选择。”

码头工人“强壮的外表和干燥的中间”

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上海港的货运主要是传统杂货(袋装或桶装货物)和散装货物(煤炭和矿石等无包装货物)。

几乎每天都有类似的画面出现——装满杂货的船只停靠码头,几名装卸工鱼贯进入船舱。用手将成袋的货物搬运上岸,或将其转移到网袋中,然后将其提升到平板车和货车中;运输到堆场后,仍然要靠人工卸货、堆放和压实。

“每个包裹重100公斤或200公斤,只剩下一个夹子。几次移动后,我手指的皮肤完全破损,所以在开始工作前,我必须用胶带把它紧紧地包起来。”

Maoboke回忆说,如果只是一个负载,那就很容易了,“例如,一个谷物袋比糖袋、木炭袋和硫磺袋携带起来要舒服得多。糖容易吸水,重量急剧增加,袋子感觉很粘,非常不方便。炭粉无孔不入,穿过麻袋,直接钻进鼻腔和气管里钻,无可奈何,从头到脚首先涂上凡士林灰尘;如果你遇到一个硫磺包,你需要一个星期才能流泪。”

那些年,码头装卸工的伤亡率仍然很高。“许多同事都受了工伤,我遇到了三种危险情况,差点死掉。”冯姬敏,比毛伯科大4岁,在20世纪70年代做了4年码头工人。他的皮肤烧坏了,中暑昏迷,脊柱仍呈“S”形,难以恢复。

货物可以灵活方便地进入箱子。

随着城市产业结构的加速调整,上海港的货物构成也发生了很大变化。

上海关东国际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港口协会集装箱分会主席王国胜回忆说,20世纪80年代初,上海港处理的货物种类最多,分为三类:红色(矿石、矿粉)、白色(肥料、谷物)和黑色(煤、钢)。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煤炭产量大幅下降,矿山、钢铁和建筑材料也大幅下降。这些调整带来了严峻的挑战,也提供了宝贵的机遇。集装箱运输作为一种快速、安全、可靠的新型运输方式,正逐渐成为主流。

事实上,早在1984年10月,上海就有了最早的专业集装箱泊位——上海港集装箱公司(Shanghai Port Container Company)是通过合并上海港9区和10区而成立的,这两个区各自改造了两个专业泊位。然而,当时集装箱运输只是一个“补充”,1984年上海港的吞吐量刚刚超过10万标准箱。

“计划经济体制打破后,企业有权自主购买,小而灵活的清单更受欢迎。”例如,王国胜解释说,进口鱼粉和饲料过去每艘船花费数万吨,但每次只需要几吨。进入集装箱后乘坐普通班轮会更方便。结果,许多原本需要用船运输的食品杂货被转移到集装箱里。

迫切需要找到更深的港区。

1993年,上海港集装箱运输迎来了两个里程碑式的事件——8月12日,沪港合资上海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投入运营。它是上海港第一家现代化集装箱码头运营公司,拥有三个国际集装箱码头:张华邦、军路和宝山,共有11个泊位。

10月30日,外高桥港区一期工程竣工投产。最初是一个有四个泊位的多功能码头,由于集装箱运输日益普及,1998年改为全集装箱码头王国胜先后负责张化浜综合货运码头、外高桥二期和洋山港三期,集装箱运输的发展深受感动。

“沪港合资促进了管理理念和人才培养模式的更新,解决了‘钱从哪里来’和‘船去哪里’的问题他分析说,上海港的“胃口”越来越大,浦江两岸的12个装卸区已经不能满足需求。毗邻长江口的外高桥正在几个可供选择的港口区中逐渐出现。随着浦东开发开放的春风,上海港的“主战场”已经从内河转移到长江口再转移到外高桥。

1994年集装箱吞吐量最终超过100万标准箱,此后进入快速发展轨道。从10万个标准盒子到100万个标准盒子,花了10年时间。从100万到1000万,只花了9年时间。

2003年,上海港进入世界上一千万级集装箱港口之一,仍然感到“食物不足”。毛伯科直言不讳地说,浅水是主要瓶颈,“黄浦江码头水深78米;在长江口,随着深水航道的进一步整治,水深扩大到10-12米。然而,货船越来越大,吃水越来越深。上海迫切需要找到更深的港口。”

大港东部“渡河入海”

对深水港口的搜索始于20世纪80年代。到1995年9月,洋山基本被封锁——上海向国务院提交了《洋山港初步规划纲要》,并提出在长江口外距鲁超港约30公里的大小洋山岛上建设集装箱枢纽港的设想。那里,水深有16米,有大片处女地用于建设专业集装箱泊位;东方港口有许多年的梦想,上海港有着“渡江入海”的广阔前景。

2002年6月26日,洋山深水港一期工程第一桩已经铺设完毕,三年后将投入运营。当项目第二阶段于2006年完成时,年集装箱吞吐量已超过2000万个标准集装箱。从1000万到2000万,只花了三年时间。

创下的纪录越高,就越难打破,但上海港登上顶峰的决心是不可阻挡的——2011年底,它首次打破了3000万大关,获得了世界第一名。自2010年跃居世界首位以来,上海港的年集装箱吞吐量从未降至首位。

2017年12月29日,4000万箱集装箱从上海洋山深水港四期自动化码头缓缓吊起。此时,阳山四期投产才半个多月。

世界上最大、技术最先进的自动化终端有一辆“不会迷路”的自动导航车,地面上有60,000多个磁性钉子可以精确导航。有“智能灵活”的桥式起重机和履带式起重机,可以轻松远程控制。还有一个独特的“中国核心”——上海港集团自主开发的生产管理和控制系统(tos),是码头运营的“大脑”。

码头生产经营各方面的人工成本大幅降低,码头经营实现了从传统劳动密集型向自动化、智能化的革命性转变。

桥式起重机即使半躺着也可以打开。

那天,是黄华,桥式起重机的远程操作员,在中央控制室通过遥控抓住了40米标准箱。两年前,他是一名桥式起重机司机。

不同之处在于前者坐在宽敞舒适的中央控制室,可以和同事讨论问题。然而,后者只能保持一辆40米高的紧驾驶室,弯腰,弯腰,以一种姿势高工作十多个小时。“如果你有任何问题,你必须自己解决,就像一只孤独的小鸟”。

黄华于2004年加入上港集团后,先后经过外高桥四期、洋山一期和四期,拥有两年的轮式起重机和十年的桥式起重机。“我甚至不敢想象有一天我能离开出租车,继续运营。”

从长江口到东海,水深、船的大小,桥式起重机也“长高了”;黄华从驾驶室走到中央控制室,看到桥式起重机“缩水”,但操作起来更加困难——每台桥式起重机都配有26个工作探头,在空调能够有序安装之前,必须知道所有探头的方位。学习自动化理论和实践,4个显示屏加1个触摸屏,涉及许多交互指令;我们还必须学会如何处理错误。“我过去坐在车里,可以通过异常声音或振动来判断,但现在我必须面对屏幕,从各种数据中及时发现并解决问题。”

黄华笑着说,当然,工作环境好多了。工作台可以调整到各种高度,站立,坐着,甚至半躺着,并且可以很容易地远程操作

去年,70岁的冯姬敏被邀请参观自动化码头,首先登上中央控制塔,观看37岁的黄华的现场演示。在东海岸边,桥式起重机安静有序地装卸货物。每一个动作都来自他面前的年轻人,轻击鼠标,微调摇杆。他很惊讶。老人微笑着,指着黄华,想起多年前他在码头上举着手的照片。上海港的巨大变化似乎融入了沧桑和简单的微笑。

资料来源:《新民晚报》

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彩客网 辽宁十一选五投注 吉林11选5投注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